论文专著

新课改下文言文教学初探

时间:2015/6/10 19:43:57  作者:葛翔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查看:1377
内容摘要:文言文教学是培养学生语文素养的一个重要介质,然而在语文新课改全面开花、如火如荼的今天,高中文言文教学研究显得有点受冷落,文言文教学课堂现状让人担忧。我曾多次对新任教的班级作摸底调查,很遗憾,喜欢和比较喜欢文言文的学生从未超过一成,部分学生甚至认为,文言文语言早就被白话文所取代,根...
    文言文教学是培养学生语文素养的一个重要介质,然而在语文新课改全面开花、如火如荼的今天,高中文言文教学研究显得有点受冷落,文言文教学课堂现状让人担忧。我曾多次对新任教的班级作摸底调查,很遗憾,喜欢和比较喜欢文言文的学生从未超过一成,部分学生甚至认为,文言文语言早就被白话文所取代,根本就没有学习的必要。让学生用一个词来概括对文言文学习的评价,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“怕”和“厌恶”。
    造成目前这种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我只想讲讲教学实践中存在的问题,即过于强调文言文教学的“工具性”,以应付考试为根本目的和任务。45分钟里教师总是带领学生在通假字、古今异义词、词类活用、特殊句式等知识点上猛下工夫,大搞考点训练,学生能不“怕”且“厌”吗?新语文课程标准指出:“要努力建设开放而有活力的语文课程”。强调创设丰富的教学情境,让学生在大量的语文实践中掌握语文规律,尊重学生的个人感受和独特见解。因此,只有将课堂教学不再停留在字意的层面上,不再停留在应试教育的意图上,文言文教学才能走出困境。
    一、立足吟诵,培养语感。
    毋庸置疑,诵读是学习语言,培养语感的行之有效的好方法和好经验。相当多的学生只认为学外语要多读,事实上语文学习也应多读,特别是作为汉语的特殊形式的文言文,更应注重诵读。这两年在文言文教学研究方面提的最多的莫过于“弱语境”这三个字。如果我们把现代汉语的学习视作在“强语境”的条件下学习语文的话,文言文学习则属于弱语境,因为文言文语法习惯与词义上的概括简约,学生理解起来很费劲,只有通过诵读,才能逐渐消释词义语法上的隔膜,也只有通过多种心理因素参与的细读涵咏,才能进入到文章描述的景事中或议论抒情的氛围中,从而真正领会把握文章。文言文虽然已经失去了“活”的语言环境,但它自身却有着很强的可读性,文言教学应该以诵读积淀为主,在量中求质。通过反复诵读,课文的内容与意旨自然而然地进入大脑,随之融化为学生自己的知识。古人云:“读书百遍而义自见”,是对诵读的高度肯定和有力说明。
    诵读要善于指导,要读出文意、文脉和意蕴。首先,要做到语音准确,句读准确(江苏高考文科卷已列入考试范围),由于先入为主的心理作用,有些字一旦读错,以后很难改过来,甚至一辈子读错;然后,训练学生掌握诵读技巧,尤其是读出文章的内在节奏,注意叙述、描写、议论语句不同的语气、语速、语调,要求学生在抑扬顿挫、表情传神方面下功夫;最后,学生在反复诵读中我把握文章的脉络,进而把握作者的主旨体悟文章的意蕴,达到心口合一的诵读境界。久之,学生便耳熟能详,目闭可诵,产生如见其人、如历其境的艺术感受。只有这样,学生才能准确把握创作者的思想情感,读出语感来。这一步做好了,将大大提高学生对文言文语言的感受力,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。
    二、创设情境,添趣加新。
    文言文反映的是古代的社会现实,涉及古代社会的礼仪习俗、典章制度、天文历法、科举职官以及衣食住行等文化常识。由于古今差异较大,学生对文章的感知十分抽象。如果我们在教学中片面地强调语言特质,只是在词义、句式上滔滔不绝的讲解,学生听来就会味同嚼蜡,索然无味,就不能有效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。
    因此,教师应从作品、作者的本身去发掘“趣”,适当的对作者的轶闻趣事,对作品中的情节,包括文学史、文化史知识作些介绍,如教《阿房宫赋》,可以通过简介作者、作品及相关背景激趣;教《鸿门宴》,可借楚汉相争的故事梗概激趣;上《兰亭集序》,先不妨和学生欣赏王羲之的书法作品。
    同时,教师还要引导学生真正地走入课文,和作者心灵相通。有情方能有趣,教师要搭建一座桥梁,让学生领会作品所蕴含的情,感受作者的喜怒哀乐,和教师一起投入到作者、作品所表现的意蕴中去,从而达到教与学的完美意境。
    比如学习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,在学生通过反复诵读整体感知了这篇文章行文思路后,教师要据此引导学生具体深入文本,探究“兴尽悲来”:研习“四美”,探究“悲何”。引导学生深入体会那一个个典故背后真正的写作意图,体会豁达背后不堪回首的坎坷经历,去感受王勃的失意与沧桑,挣扎和自慰。只有这样的情感才是最真实的,只有这样的千古同悲才是文章真正的魅力所在,也只有这样读出来才算和王勃心灵相通。
    三、“言”“文”融合,文道统一。
    文言文中的“言”应该是指词语积累中的实词和虚词的理解储备及古汉语语法等等,而“文”的内涵,除了“文言”以外还有文章、文学、文化背景。如教《劝学》,老师在执教过程中,对“而”等虚词的解释就是立足于“言”,关于学习的意义、作用、方法的分析就抓住了“文”的一些要素。“言”为高考必考内容,固然不可忽视,但如果教师在教学中重“言”轻“文”,便不是完整的文言文教学。
    中学教材选录的文言文,大都是古代文章大家的典范之作。就思想内容来看,有的表现了大义凛然、威武不屈的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,如《<指南录>后序》;有的教导人们要从谏如流、反对奢侈,如《谏太宗十思疏》;有的体现了古人积极的治学态度和方法,如《劝学》、《师说》。这些文章无不闪烁着思想的光辉,指导学生认真领会这些思想内容,必将对学生的思想观念、道德情操、人生理想等产生积极的影响;就写作方法而言,《邹忌讽齐王纳谏》的类比说理,《滕王阁序》的写景状物,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的人物刻画,《庄暴见孟子》的论辩技巧等都为中学生的写作提供了典范。因此,教师应在立足于“言”进行教学的过程中,去融合“文”的内涵,跳出狭隘的“言”,引导学生从中吸收有生命力的语言,学习优秀的写作方法,培养高尚的道德情操。
    同时,为拓展学生的知识面,丰富学生的课外阅读,教师可广泛涉猎,结合语文读本,精挑细选出课外名篇来给学生赏阅,使学生有更多的机会积累文言文知识,借鉴前人的思想和理念,最好能配合课文使用,让学生在比较阅读中受益。如张溥的《五人墓碑记》与《周顺昌传》,“三苏”的三篇《六国论》,柳宗元的《始得西山宴游记》与《钴潭西小丘记》,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与郁达夫的《故都的秋》等都可以在教学过程中比较阅读,这种方式不但可以加深学生对课文内容、主题或写作方法的理解、掌握,而且同时贯穿了名篇赏析,有一举两得之效。
    古代汉语是现代汉语的根源,白话文和文言文有割不断的血肉联系。我们的语文教育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,其中培养的学生语言苍白,行文谈吐缺乏优雅的品味,恐怕与文言文教学量少、质次有关。因此,文言文教学切不可从对文言文课文的深刻认识,变成了浮光掠影式地一带而过。

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!

本类更新
本栏推荐
本栏排行
国家教育部门户网 | 江苏省教育厅 | 江苏教育考试院 | 江苏教育评估网 | 江苏教育 | 江苏教师教育 | 省教育信息服务平台 | 南通市教育局 | 南通教育资源 | 南通招考网 | 通州区教育局 | 通州区教育局人事科 | 通州区教育局基教科 | 通州区教育信息化公共平台 | 通州区招生考试信息网 | 区教育局发展规划与财务科 | 中学学科网 | 智学网 | 全课网-智阅卷 | 南通住房公积金 | 交通违章查询 | 百度 | 搜狐 | 新浪 | 腾讯网 | 新华网 | 人民网 | 凤凰网 | CCTV央视网 |